第13章你輕點,慢點

書名:甜妻嬌寵:大叔他任我撒野  作者:半悅 

本章字數:2094     更新時間:2020-01-02 06:57:01

楚盛年聽她說自己有病,好看的劍眉微蹙。

她資料中也沒現實她有什么病,只是后腦勺有一塊很小的淤血,但并不影響她的正常生活。

“什么???”

周綿綿怕被他嫌棄,低著頭不肯說。

楚盛年聲音放柔,伸手摸著她的腦袋,“別怕,你說,我認識很多醫生,說不定可以幫你治療?!?

周綿綿這才指著自己后腦勺,“我這里,受,受過傷,控制平衡的耳內小骨,引起,引起小骨內腔病變,控制方向感的,神經,神經受傷,醫生說,我這種,情況是嚴重的路盲癥?!?

楚盛年知道路癡,但路盲癥還真沒聽說過,伸手揉著她的后腦勺。

“疼嗎?”

“不,不疼的?!?

周綿綿給一個安慰的笑容,“祁年哥哥,你怎么,怎么會來接我?”

“是你老公叫我來的,以后別叫他魔鬼了,記住了嗎?”

周綿綿意外,沒想到楚盛年如此貼心,她點頭答應,“好,以后,他是我老公?!?

前面開車的華左看說謊都不眨一下眼鏡的年先生,嘴角抽搐。

為了來接周綿綿,他推掉了兩個重大的會議,華左跟著他工作這么多年,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養了一個女兒,要接她放學呢!

回到別墅,周綿綿去廚房做菜,華左聞著香味,就忍不住廚房里望,也不知道她弄得是什么美味,聞著味就讓味蕾覺醒。

“華左,你該去忙工作了?!?

忽而,楚盛年涼颼颼的聲音在身后響起,華左哀嘆一聲,享受不到人間美味,簡直是殘暴。

“年先生,我,”

“滾!”

森冷的聲音,發出濃濃的警告,像是搶奪獵物的雄獅,雙眼寒氣很重,似乎要把人凍住,嚇得華左不敢再說話,拔腿就跑。

半個小時后,周綿綿做好晚餐。

她說;“祁年哥哥,你叫我老公,下,下樓吧,晚餐,弄好了?!?

“咳,楚盛年,他在房間里,不出來,出來會嚇到你的?!?

“我,現在,不怕他了?!?

看她一本正經的搖頭,楚盛年斟酌幾秒,上樓一趟,過了幾秒又下樓說;“你等留點給他就好,他不下樓?!?

周綿綿失望的望著二樓,兩人吃晚餐的時候,她說;“祁年哥哥,我老公,他得了什么病,要一直待,在,在房間里?”

楚盛年睜著眼說瞎話,“他的病有點嚴重,不能見光,不能吹風,不能見人,在房間里待著就好?!?

周綿綿想著只能留在黑漆漆的房間里,這豈不是被關在監獄里還要痛苦?

“等會,我,我去找他,說說話,可,可以嗎?”

一個人被關在黑漆漆的房間里,應該很孤單的吧,她做了他的妻子,她想多陪陪他。

“可以,等會我上樓和他說,再叫你?!?

聽著她想親近自己,楚盛年是求之不得。

兩人吃了晚餐,周綿綿留著飯菜,用一個托盤準備好,楚盛年端上樓后,就把飯菜放在洗漱間,出門叫她上樓。

然后他進了旁邊的客房,翻窗進入臥室,他敢走進房間戴上夜視鏡,就聽見開門聲。

“楚,楚盛年?”

“老公,你在哪里?”

“這里,你慢點?!?

看她跌跌撞撞的,楚盛年擔心她又會撞到自己,幾步上前走到她面前抱住她。

突然被抱住,周綿綿愣住,聞著他身上的氣息有些熟悉,但不討厭。

她這次沒有掙扎,乖巧的靠在他懷里。

“找我,是我送我戒指嗎?”

“嗯,戒指?!?

周綿綿從口袋里拿出戒指,想要放到他手心,小手卻被他抓住,他低聲說;“給我戴上?!?

“我,我,看不見?!?

“這只手?!?

楚盛年讓她觸碰他的左手無名指,指引著讓她慢慢給他戴上,“你的戒指呢?”

“我,我不用的,媽媽說,女戒,不能戴在手指上,要,要戴在脖子上?!?

周綿綿從脖子里拿出一根紅線,然后讓他的手觸摸,她已經找了一根紅繩,把女戒戴在脖子上。

戒指,不戴在手指上,卻戴在脖子上當吊墜?

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。

楚盛年戴著夜視鏡,能清晰的看見戒指摸樣,之前他看的是男戒,現在看女戒,這兩枚戒指才發現這是一對子母戒,女戒上也有一個特殊圖案,但這圖案具體表示什么,他還沒看懂。

“巧了,我也有禮物送給你?!?

楚盛年從口袋中一個盒子,他打開盒子,盒子里是一條項鏈,他幫她紅繩解開,把戒指串在項鏈上,又戴在她脖子上。

“送你?!?

周綿綿感覺脖子涼涼的,有些緊張,問,“是,是什么?”

“我的傳家寶,送給我妻子?!?

聽見是他的傳家寶,周綿綿珍重的捏著項鏈,知道這是他對自己的認可。

“謝謝?!?

這么多年了,從來沒有人對她這么好過,讓他的屬下保護她,叫他下屬去接她放學,更愿意把自己的傳家寶給她。

“只是口頭道謝,這可不夠?!?

“那,那要,怎么樣?”周綿綿不解。

“綿綿,我可以吻你嗎?”

周綿綿沉默,緊張的抓著衣服,有些怕,他又會吻得她窒息,讓她難受。

“還是怕我?”

“不,不是,那,你,你輕點,慢點,好不好?”

她這意思就是同意了。

楚盛年揚唇,低頭在她唇上啄了一下,“好了?!?

周綿綿閉上眼睛,全身繃緊,就等著他狂風暴雨的吻。

可唇上不過輕輕觸了一下,如蜻蜓喝點水,她愕然的睜開眼睛。

“就,就這樣嗎?”

“你以為怎么樣,像這樣?”楚盛年再次低頭貼上她的唇,沒有攻城略地的強勢,只是輕淺的臨摹著她的唇形,溫柔的能讓人沉溺其中。

“這樣,會害怕嗎?”

周綿綿呆愣愣的望著他,雖然看不清他的容貌,但她不討厭這樣的接觸。

“不,不會?!?

不過,被他吻的,她還是大腦空白,心臟像是過電一般,加快速度,她卻呆滯的不知道該怎么回應。

楚盛年摸到技巧了,這丫頭單純,很多東西的認識還很懵懂,所以對她要溫水煮青蛙,動作太猛,太急切,會嚇到她。

但看她嬌羞的樣子,像是一片羽毛飄過,他心癢癢。

又低聲在她耳邊說;“以后來見我,就這么吻我,可以嗎?”

送鮮花
評論

關于有樂 | 聯系我們 | 用戶協議 | 投稿說明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  

電腦版觸屏版

Copyright (C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蘇ICP備16033847號-2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北京11选5